Santé.鬼关

Sheepherder:

“没有任何记录表明你的朋友Bucky侥幸生还或是你重返1945年。结果会……”

“非常的戏剧性。”

“这是新科学。一切的事物都有潜在的因果关系,一旦打破后果不堪设想。你不能让Richards把你送回去。历史不允许。”

“就算你是对的吧,我们就把它当成时空的悖论吧。毕竟我们的尸体从未被找到过。这说明我救了Bucky然后我们隐藏起来,伪装自己,获取了新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我们的余生不再被记录在历史书里。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Captain America: Man Out of Time #3

【Source:5ummit

♥盾冬♥

叫我蠢猫高腐无药可救的D:

Bucky警觉的转身,这个人已经跟了他很久了,他并不想直接揭穿他,因为自己好像对他有种久违的熟悉感。但是他如果仍旧跟着自己很快会进入九头蛇的监管地。

果然身后的影子很快闪入黑暗。

Bucky下定决心,转身加速走开。

Steve从藏身处走出来,疲惫的扶住了墙。白天刚和他打完一架身上又痛又累,但是还是忍不住违背神盾局来跟踪他。

诶?!他人呢!!Steve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简单的错误,在他闪出来几秒钟里另一个人冲了过来。

Bucky狠狠把他推到墙壁上:“不要跟着我!”

Steve体力透支,几乎无力挣扎,只是象征着的挣动了一下。

“抱歉…”Steve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我只是…”

感觉到他往下一滑,Bucky连忙松手,任由他滑落到自己怀里。

“Steve,你还想这样骗我几次?”Bucky无奈的抱住他。

“可你也不厌其烦…”Steve把头埋在他温暖的颈窝里。

📍📍📍📍📍📍📍📍📍📍📍📍📍📍📍



💋💋💋💋💋💋💋💋💋💋💋💋💋💋💋💋💋 . . . “我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啊!”Steve百般无聊的躺在沙发上。 “wait。”Bucky从浴室里低声回答。 “什么?”Steve没有听清。 Long long long time… “Now……”他压上熟睡在沙发上的Steve.

Stay with me(福华)

阴晴风:

John
我今天去了贝克街221B,只是为了告别,是的,告别Mrs Hudson,告别死去的Sherlock,告别那些曾经挥之不去的美好日子...oh,那是以生命为赌注的日子,怎么能说美好?可是我曾经就是那么喜欢,与Sherlock一同,迷恋着。
看一眼手表,差不多到时间了,今天我要向mary求婚,从此开始新生活。Mary是个好女孩,我很喜欢她,我对待这段感情很认真,虽然sherlock说过我泡过三大洲的女人,但我终于也是有归属的不是吗..oh,,去他的Sherlock,他才泡过三大洲女人...
我突然想到有次和一女孩餐厅约会时sherlock的短信轰炸,他破坏我那么多次约会,我下定决心不去理他。结果他居然直接来到餐厅,用他该死的演绎法数落了那可怜的女孩,临走时还搭着我肩膀,貌似深情的看着我说“stay with me,John,l'd be lost without my blogger”还没等我解释我看到我的约会对象颤抖着身体,表情和每一个前女友一样,well,又吹了...“Don't make me compete with Sherlock Holmes!!"好耳熟的结束语...我走出餐厅看到sherlock强忍着揍他的冲动“Sherl...”“John,here 's a case...."“...”
Stop John, stop thinking Sherlock!我的内心响起了警钟,我现在应该想的是过会儿怎么开口,而不是缅怀死去两年的...故人。
Mary来了,她真漂亮,我有点紧张,还没说到重点时被waiter打断了,他说了一堆奇怪的话,这罕见的快语速让我莫名的想到了Sherlock。
我抬头
my dear god
Sherlock Holmes
是真人版的,活生生,站在我面前。

Sherlock
John见到我的第二秒眼眶一圈就红了,他缓缓站起来,一语不发的看着我,紧紧的看着我。从他紧绷的身体我预料我随时会被揍。被那个秃胖子Mycroft说对了,他的确不怎么欢迎我..然后我难得的有点不知所措,John的女友在旁边惊讶,我故作淡定的快速回答。John开口说话,声音哽咽,也许他是激动又难受的?我感受到了他的痛苦,我理解。但是我不知道他在挣扎什么,彷徨什么。
对着他的泛红无助眼睛,我居然也觉得眼眶生涩。原来红眼睛是能传染的...
我被John打了三次,鼻血流个不停。The woman说过“somebody loves you.lf l had to punch that face,l'd avoid your nose and teeth.too"当时她说的somebody是John,要是她现在在我旁边我要问她一句“Are You Sure?"
John打车和Mary走了,哦是了,他不再住在贝克街221B了。我转身一个人向贝克街走去,那里始终是我所住的地方,也始终为John等待。
在路上,我回忆了今天的相会。
“l need your help,John”
“My help? !”John的语气夸张的像听到天方夜谭。
NO,John.You forgot it.你不该这么回答,几年以前黑莲堂一案,你和你的前女友Sarah马戏团约会时我也怎么说。你最后还是帮我了,不是吗。
所以这次你也一定会帮我...是吗?
“咳咳咳..”我收紧风衣,差点忘记,伦敦的夜很冷。

John
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最终拿起剃须刀。原来Sher...Mary不喜欢啊,那我当然剃了好。Mary床上看着我,俏皮的笑了,她说这是因为Sherlock,我否认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失眠了,Sherlock是真的回来了,可是我要和Mary结婚了...这两者也没什么冲突关系吧。
不,John,你是爱Sherlock的。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但是我没有太意外,我早就该明白...我紧紧蹙起眉头,略略偏头看了身边沉睡的未婚妻,我曾经多渴望一早睁开眼能看到的是我曾经的室友。
不过那是曾经了,Sherlock,你不再是我的生活全部,因为我将是别人的全部生活。
But you are my best man,always.

Sherlock
该死的,我办案时总是听到John的声音,我想我也许生病了..不得不说Molly比John差远了,不过能凑合一天。我推理出她有男友了,那是好事,因为如果她继续爱着我那就是在浪费青春了,她是个好女孩,而我不会爱上任何人..恩,John现在会在做什么,我突然想到他。Aha,他们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而我又回到一个人。
我突然意识到我不希望John结婚,一点都不想,他会离开我,从此只对着Mary傻笑。
但是他们会是一对很般配的夫妻,他们值得拥有彼此。
我头痛。我果然是生病了。
我差点把这句话发给了John,该死的习惯。
但是John一定会跑来看我,这点我确信。
还是算了,来了也不会给我好脸色...

John
等我醒来时手脚受缚困在一个狭小空间无法动弹,我想起之前在门口被人麻醉的事。这帮混蛋怎么个个这样莫名其妙!又关我什么事!
大概是因为Sherlock...好吧,Sherlock快来救我...
过了一会儿有人像我泼东西,是汽油!他们想烧死我!我拼命挣扎,撞破了头,依旧没有丝毫动弹。
我感觉快呛死了,“Help!!”
然后我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是听到了有人拍着我的脸喊我John,很焦急的声音,是Mary?不,还有一人叫的更急切,明显是男的...
well,Sherlock,l forgive you.
我最后费力睁眼看了他一眼,心想原来Sherlock也会紧张别人,然后彻底昏过去。

Sherlock
Aha~~John又和我一起办案了,我们回到两年前的样子,一起走在伦敦大街小巷,来搜索线索。最后我们找到了那节消失的车厢。
全是炸弹
——exciting!
John问我会拆炸弹吗,我说不会。
他生气了...
My Teddy Bear以为我们要死在这了,那我就顺便骗骗他,我花了两秒中哭出来,“Forgive me,John”
——如果不是我,你和Mary会结婚
——我知道!
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觉得死在这里也不错,没有Mary,没有Molly,没有Sarah,没有Adler,就只有我和John,我们两。
然后他和我说了他对我“此生”的评价。那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说我是他的Best Man,他说其实早就原谅我了,因为...
因为什么?
他没说,就一脸绝望的闭上眼等待爆炸带走他。
可是玩笑总归是要停止的。我忍不住笑了,看John滑稽的表情,我很有成就感。
John怒了,我也不管,反正他原谅我了。
突然John转过身背对我,他把头埋在手掌中,低声说到,“Sherlock.lf it were not for hope,the heart would break.”
他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柔熟悉,没有刻意压低,可是我听到了隐约的痛苦,他的手挡住了他语气中的情绪,所以我没有真切的听清读懂他的心思。
我只觉得我那时刻运转的高智商脑子罕见的停机了。因为我没听懂。
什么意思..?
“Don't ask me,Sherlock.”
“Just congratulate on my wedding.”
“......."
我刚刚的好心情又没有了。

Sherlock
我不再喊“bored”了,因为我脸倾诉对想都没有了。我拿出眼球做实验——just occupying myself。
楼下传来一阵阵怪声大概是Mrs Hudson笑疯了,真是无聊极了。然后John来了,尽管他不再与我同居一楼他还是会经常来,无法否认见到他的一瞬间我很欣喜。
他说他要选两个他最爱的人见证他的婚礼。
他说他选择了Mary
和我....
我听闻的第一反应是——John爱我...
这个想法使我大脑再次转不过来的同时,伴随这莫名其妙的喜悦,还有隐隐的伤痛。我第一次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
直到John说我吓到他了,我才发现我一直盯着他看,John你知道吗,我早就没办法从你身上移开我的视线,你是我意料之外的,唯一能让我动用那么深感情的人。很好,我对感情又多了份了解。
“The Best Man”,请求从他口中吐出时我真想朝他大吼我不想参加你的婚礼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上帝告诉我,我怎么能拒绝John?!!!
望着他湛蓝眸子里的光芒和期待,我除了同意还能说什么。
John走之前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我心情复杂极了也没想问,最后他轻轻关上门走了。
我闭上眼,开始推理——关于John。
半小时后,我的答案是...我爱他。
我对这个答案的反应是,well,我还是筹划一下婚礼吧,别想这有的没的。
我给了David——喜欢Mary的男人一个狠狠的警告,别想着Mary了,不许私下和她见面。我必须保证John结婚后没有情敌的威胁——这是作为最好朋友该做的。
我给任性的小孩上课让他不在John婚礼上出岔子——这是作为最好朋友该做的。
我安排宴会座位,上视频网站学做餐巾纸,因为John不擅长这些——这是作为最好朋友该做的。
我为他设计了告别单身夜活动,与他一起买醉酒吧。直到我们喝的醉醺醺的倒在221B楼梯上,我们靠在一起。我听着他的心跳声,无意识的说着话,下意识的保存这一刻。几十年后我老了,大概依旧一个人,那么此刻的画面足以温暖我余生。然后我们被Hudson扔上了沙发,天知道我有多么想把醉得朦朦胧胧的他搂在怀中再也不放开,这时来了一个委托人——我第一次想把委托人轰出去,不管是多么有趣的案子。
第二天我们是在拘留所醒来的,他继续与未婚妻温柔缱绻,而我依旧孤身一人。——这是一个爱他的人该做的。

John
Mary说Sherlock在害怕,害怕我们的婚姻。
我说不可能的——我不会因为有了妻子而不理他,他依旧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的人。
看着Sherlock认真的坐在地板上叠餐巾纸的背影,我突然很感动,他是在为我做,为我的婚礼筹备,为我去学他以往不在意也不屑接触的东西。
然后我叫Sherlock接一个案子,以示我无论结不结婚都会和他在一个战线。
他起初没答应,我说“Please,Sherlock,for me.”这是我第二次求他。第一次在墓地,我摸着他的墓碑说:“Sherlock.just for me,don't be dead.”也许他心里听到了我的请求,上天保佑他的确没死,现在就坐在我面前。
他表情出现一丝慌张,下一秒他脱口而出:“Don't you worry about a thing,l'll get you out of this.”
我笑了,笑着感觉到眼角酸涩——所以他是爱我的,尽管以朋友的方式。
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甚至祈祷这只是朋友间的关爱,否则对他太痛苦了。而爱的人在面前却无法拥有的痛苦,让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Sherlock
Mrs Hudson 来提醒我John将至的婚礼顺便她当年被最好朋友抛弃的往事,最后我礼貌的请走了她。
John才不会这样对我,他永远不会抛弃我,同样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未完)

局外人 7 鲨美双简AU

Fassynating:

Chapter 7


---------


久违各位。小甜饼来了。(*^__^*)食用愉快。


Robby还是用回了一开始打算的名字Robert,因为太容易联想到Robby小天使。有时间把之前的再改回来


-----------


初夏的伦敦在七八点钟已经是满眼豁闪。眼皮上晃荡着树影,熨着淡淡热度的光斑。耳朵先醒了,可以听到叶子落在石屑路上的声音,可能是黄叶树或是玫瑰篱墙,像Rochester在身侧的呼吸。教堂的钟声随着微风当当的传来,鸽哨在角楼响过,马车哒哒的穿过一个街区,拐过一个角落,小小的一点龃龉,又渐渐远去。这一切在躺在床上的人的感觉中,就像放大了许多倍,格外明显。


如果Tom此时愿意睁开眼睛,他会看到一个陌生的房间,但他闭眼躺在那,弯膝曲颈在温热的怀抱里,令他过滤了不适的陌生感。他的思想也像血液和光一样流淌,浮想联翩。


他想到昨晚载着他们回来的黑顶马车,Rochester残留的愠怒让他一路像个做错事的学生噤声不语。车子专横的停在了陌生的住所,里面有一桌冷掉的烤肉晚餐——即便是冷掉,在Tom看来夏天吃烤肉也过于闷热以及奇怪。不过他没说什么,观赏Rochester偶尔的笨拙使他心情愉悦。当然他也不会真的让夜晚在烤肉晚餐这件事上遗憾终结,在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后,他便提议去阳台喝酒。Rochester似乎暗暗呼出了一口气,微凹的脸颊上滑落的汗水这个细节让Tom不由发笑。


但当他回想起另一个细节时,后颈温热的呼吸让他的背部肌肉不自觉地绷紧了。那个吻,比午后的闷热还让他透不过气,事实上除了剧院里昏暗光线下的碰触,阳台上酒过三巡后的微醺让自己又情不自禁的默许了Rochester的暗示。他想到Rochester的上唇有一个浅浅的凹口,像一个饰品,他的背上的骨节很分明透过布料和手指摩挲像是琴键,他的腰很窄连着突出的臀线。几滴汗水,从他的脸颊流到自己后颈沿着背部滑落,他喘着粗气在耳边轻啄仿佛自己是个婴儿。Tom翻了个身,不可抑制的呻吟了一声,并不在乎被旁边的人听见。


但是,Tom听到房子水管里汨汨的流动声随着某种阻碍咕隆了一下,他们最终没能深入一步。那时Rochester动情的把身体紧紧贴紧,显然在有些按耐不住,然而他磨蹭了几下后,把头深深埋在Tom的颈窝里吐气,像个寻求依靠的孩子。Tom几乎想要安慰他了。良久的静默后,他们继续喝酒聊天。到后半夜,絮絮营营的夜风里,暖气曛人,两人渐渐都睡着了。


Tom静静的任由思绪伸展。楼下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以及忽起忽伏的低语似乎有客人来访。Tom的第六感像触手一样伸展出去,穿越房屋和生物,在恍恍惚惚的中敏锐的探知一切。他想以后自己可能会时常想起这段时光,这个念头让悠闲的时刻变得不怎么充裕了起来。他浑身松弛,敏锐,被喜悦拥抱着,或是爱。爱?这乐观的念头也无法解释。从父亲去世后他一直收缩着摒弃着,觉得世事无常,寄居在陌生的亲戚家,或是只身来伦敦讨生活,编织他人故事,都似在漆黑长夜中潜行,从不敢去想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而今他开始期待一个故事,波西米亚式的故事,在这里他是主角,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里面有Rochester先生以及他的剧院。几十年后他们饱经风霜,自己会是博学多识的作家,而Rochester成为一个精明沉稳的商人,因为他们都足够聪明友善,不会被法院抓住把柄,也会得到朋友的理解。他们会开始新的生活,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到四处游历,自由自在。


可是,Tom听到身边因渐渐清醒而紊乱的呼吸,用手覆住了眼睛,他抛开了阳光般的遐想,父母的面庞在记忆的阴影里浮现,他的心里一阵紧缩。接着Lefroy叔叔,Jude,以及Fox那冷冷的侧脸和未知的Roth先生的意识一一滑过,像一个个蜷缩的野兽在记忆里站起了身子,对潜藏的忧心无动于衷。一直以来他都在想总有一天自己可以揭穿一切,在他足够力量时,用精到的描写把真相告诉世人。然而眼前迷雾重重,伴随着诸多牵涉,每一个鲜活的思维,带来的猜疑或误解,主观的解释与杜撰的模糊,都像丛林中的势力不断搅乱自己的注意力和冷静的判断。


想到这里,他有些烦躁的企图调整一个舒服姿势,但最终放弃地睁开了眼睛。眼前Rochester正侧着身子懒洋洋的向他靠了靠。“早上好。”棕底的绿眸眯着,简直像猫一样。Tom觉得心中的魔鬼悄悄的溜走了,他也明白,自己最终苦苦追求的还是内心的平静,最好不要把利益,仇恨和善良的本性分割开来。


“早上好。”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回应Rochester昨晚提出的去海边小住的建议。


 


*


Robert在Rochester家的大厅里面已经坐了大概一杯茶的时间。虽然散漫的个性导致他通常无事可忙,但他的确是难得早起的那类人,他知道Rochester也是。所以当得知房子的主人昨夜接待了一位剧场界的朋友,早上还在卧房里赖床时,他掩不住笑意的吹了个口哨。但很快他想到自己是来传达老Roth的口信,这让他稍稍正色严肃了起来。


“早。”Rochester下楼便看到穿着淡黄亚麻西装的Robert在大厅里。从停在门外的马车看来,他似乎要远行。


“早啊Edward,代我向小Tom问好。”


“您一会要去什么地方么?”Rochester有意忽略言辞中的调侃,随意地问着。


“我得回德国了。老家伙身体这些天病急,家里传来了消息。”Robert拍了拍手中的褐色的油纸袋,从里面抽出一封信,“他还特地让我过来告诉你。”


“原来是这样,”Rochester有些惊讶老Roth病情的恶化速度,他收起信件走到窗边,注视着窗外扑落的鸟雀,然后恢复常态,双手插着口袋慢慢走回到Robert旁边。“那么代我给他问候。我这边不会让他操心,如果有任何需要的话,我会尽力帮忙。”


“我想这次你最好还是亲自去看看他老人家。毕竟作为你外公,他还是很在乎你的。”


“我知道。可是这两天和人有约。后天我再赶过去。”Rochester想了想,心烦意乱的用脚尖触动着地毯边缘。


“当然没问题。”Robert全然一副任务完成的模样从仆人手里接过帽子拍了拍,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压低了声音,“上周我去Fox夫人的舞会遇到了Samuel夫人。你知道自从Samuel先生成了Fox的门客,Samuel太太总是想让我给她们几位夫人们画群像。天知道那个沙发上有多少声部,然后,我就不小心听到她聊起一个纺织厂主和老东家生了嫌隙被处理的故事。听她口气,我猜这老东家可不会是Fox。你说呢?”


Rochester愣了愣,视线上移,自然地跟随楼梯上出现的身影,一会才回过神。“对不起,我开小差了。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有空再聚喝酒。”Robert提了提帽子,下半句提高了音量,他笑着往门外走去。“那么德国回见。”


“旅途顺利。”Rochester也过去目送他上了车,他驻足门口看了看远方豁亮的天空,轻轻赞叹了一声。


而后他回头对倚靠在扶手上的Tom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呢?”


“我们很幸运有两天好天气,而你应该休息两天和我去海边走走。”


“如果Nic愿意处理公演后的杂务,我十分乐意。”


“我想他会的。”


 


*


到了Brighton,广袤的蓝色的让人的心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海水连天阖地,沙滩闪闪的像金子一般。Rochester说的住所是一座红顶的小屋,远远的在白色崖壁缝隙间像一个躲闪的玩具。窗棂上攀着不知名植物弯曲的细茎,打开房门可以看到暮色里飞舞着亮晶晶的纤尘,Tom简直舍不得踏进去。


Rochester见他堵在门口,弯腰在台阶旁抓住一只田螺,放进了门廊,还和它说话“你愿意邀请我们进门么?”Tom为他犯蠢的样子笑不可抑。


 


入夜,他们爬下了通往沙滩的杂草茵茵的陡峭斜坡。


“看那里,”Tom边走边指着南天最亮的几颗,“那边是冥后Persephone和她的母亲农神Demeter。你还记得冥王为了留住她让她吞了六颗石榴籽么?所以她每年要回冥界六个月。现在她们还在天空,万物就会不断生长、成熟。”为了注意脚下,Tom顿了顿,“看仙后的皇冠可得等到下半夜了。那时有怕有流星群,琐琐屑屑的很难分辨。。。”


Rochester跟在后面,看着絮絮叨叨的往前的Tom穿着半旧的白色开襟衬衫,袖子挽起一半走在等身高的杂草丛中,在荫蓝的夜色里漫射着微妙的光晕。自他的语调下冥王的爱情,所罗门虚荣的皇后,希腊式的悲剧变成繁星满穹,每一颗都仿佛来自远古的眼睛,呵,这听上去真的是太浪漫了。


 


“为什么你会愿意来这?”Rochester第一次问,并非出于自我怀疑,只是好奇。


“来看海啊。”Tom的回答在风里像一个飘渺的画外音。


这个家伙。


“Rochester,你会唱歌么?”


“嗯?”


“听说唱歌和说话的声音总是不太一样的,突然想验证一下。”


于是Tom听到身后响起轻微的哼唱: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 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d.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We have already come


T'was grace that brought us safe thusfar  


And grace will lead us home. 


….


 


哼到后面几乎微不可闻,因为他们很快就到了沙滩。


Tom记得小时候父亲也曾带他来这白壁的海边,自己对这片广袤的世界几乎目不转睛,感到特别新奇。渐渐地好像有人轻轻地走上来,蒙住了眼,掩上了耳,刻意掩盖了视听。然而现在身边Rochester静燃的气息传来,带着海水的味道,Tom觉得一切很清晰,很遥远,并且平静。


 他甚至看到远处一道云翳掩着扫过的流星,像轻盈的兽扑将向隔海的大陆。

【恶搞向联文】【锤基】【第10部分(完结)】

柠檬饮冰室:

托尔又烧得很厉害。躺在病床上,他在迷迷糊糊中又开始做梦。


在昏暗肮脏的房间里,洛基骑在他的身上,穿着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件松松垮垮的绿睡衣,大敞的领口露出苍白纤细的锁骨。而托尔自己的双手被手铐高高吊起,肉体的交汇只靠洛基玩命似的在他身上起起落落。很奇怪,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双绿眼睛却亮的有些吓人,那么死死地盯着他。他读不懂那种疯狂又绝望的眼神,那让他感到震惊,心痛,甚至是莫名的害怕。可他什么都做不了,最后也只是眼睁睁看着精疲力竭的洛基瘫软在他厚实的汗水淋漓的胸膛上,发出短促的喘息,苍白如纸的脸庞上却露出越来越癫狂的笑容。


“洛基,不要!——”他拼了命的喊出这一句,嗓子干涩发疼得仿佛被烈火烧过的荒原。可骑在他身上的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依旧狂乱地摇着头,黑油油的长发飞舞着,像美杜莎的魔咒漫散在这阴郁的空间里。托尔想要挣脱那手铐,可只让手腕平白增了触目惊心的血痕。当然,他早已无法感受到这痛觉,他的心神完全集中在这小疯子身上。而这个小疯子的眼神却飘忽不定,似乎满是痛苦又毫无情绪,只有嘴角癫狂的笑意渐渐抽搐,托尔仿佛能看到有殷红的血正在往下淌。


“不!不,不——”他拼命嘶吼,可是洛基的身躯却渐渐变得虚无,最后一声爆炸般的巨响,他再次眼前一黑,仿佛跌入无底深渊一般。


 


 


托尔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了。脑袋里的剧痛好像还没有散尽,他根本不能思考任何问题,尤其是只要一想到那个名字,他的脸都会因为疼痛而痉挛起来。可他不能不去想,他像落水之人不愿对最后一根稻草放手般,他忍着炸裂的痛苦拼命回忆着,回忆着那张倔强又孤傲的脸,回忆着他每一个挑衅或挑逗的表情。可越想只会越痛苦,托尔抱住头,浑身颤抖地在空荡荡的病床上蜷缩成无助的一团。


他知道,自己只是不敢,不敢承认已经永远失去他的事实。


 


 


“我们不该遇见。更不该有之后那些纠缠。”洛基叼着烟,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慢慢地说。烟雾缭绕,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许仍然带着一贯的嘲讽的笑意,也许会有一丝难以言明的惆怅与哀伤。


“你真是个蠢货。你永远不明白,有些路,一旦踏上就再无法回头。”烟头上微弱的火焰在他无情的薄唇畔明明灭灭,洛基沙哑的嗓音带了苦涩的笑声。“我不期待拯救。只有地狱和魔鬼才能赐予我救赎。


“——而你不是。


“蠢货,再也别想起我。”


 


【END】